【老外谈】我眼中的中国改革开放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8-08-17 10:31:52
分享

首先,我想向读者们说明一下,我是上世纪50年代中期出生的美国人,自80年代起一直从事电气工程师的工作,直到退休。现在,我常住在中国。

我还记得上世纪80年代有不少人认为,既然拥有1.2亿人口的日本可以在经济和工业方面取得如此大的进步,想象一下拥有10多亿人口的中国可以做些什么吧。1980年,中国在全球的经济排名非常靠后,从未出现在新闻报道中。如今,中国跃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且其经济总量仍在继续增长。中国影响世界经济走势,美国和世界其他地方的新闻里几乎每天都提到中国。

上世纪80年代,我最先注意到一件事情——商店里越来越多的商品是中国制造。虽然有人嘲讽中国制造的产品质量低劣,但在我看来,这些产品的质量跟产自其他地方的一样好,并且价格更便宜。此后,中国制造的品类逐渐从玩具、收音机拓展至家用电器、照相机和电脑。现如今在美国,几乎没有一部车是百分之一百的美国制造,汽车零部件来自世界各地,也包括中国。

中国改革开放与全球制造业开放几乎重叠在一起。上世纪90年代,中国的制造业给予了我不小的帮助。从1989年到1994年,我是一家半导体制造设备公司里唯一一名电气工程师。为了降低制造成本,公司将一台机器发至中国进行原版复制。看到复制品的一刹那,我们公司里所有人都惊呆了,每一块电路板、每一个连接器、每一根电缆和电线都是一模一样。当时,我认为这种程度的原版复制比设计机器电气系统更费精力。

从2000年到2009年,我通过一项中国的网上约会服务结识了我的第二任妻子。我的妻子比我小9岁,她符合我的一切期待。现在,我们已经结婚9年了。我们之间会存在分歧吗?当然,偶尔会,可是有什么婚姻不是如此呢?

我的妻子告诉我,如果中国没有实施改革开放,我们就不可能在网上相遇。有了网上约会服务,我所要做的就是找到一个未来的伴侣,然后飞来中国。她在美国时,我得带着她四处转转。现在,我们常住中国,变成了她带我到处转悠。

自2010年至今,中国研发了世界上最快的超级电脑——由中国自主生产的微处理器制成的“神威太湖之光”。中国还自主研制了第一架大型民用客机C919。中国不再仅仅是世界工厂,逐渐成为一个新的高科技中心,同时从出口驱动型经济向消费经济转型。在智能手机电子银行和支付领域,中国领先世界。我看到,在中国使用智能手机付款的人远远多于美国。在向电动汽车转型方面,中国也走在了其他国家的前面。在我居住的桂林市,骑电动车的人要比开汽车的人多。现在,中国正在推动汽车和公交使用清洁能源。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可再生能源生产国,其产能是位居第二位的美国的近2.5倍。并且,中国制定了宏伟的计划,打算继续推动可再生能源行业发展。

这就是我的一个小故事,讲述了我个人对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观察,以及这些政策如何影响我的生活。去年我退休后搬到中国长住。这里的住房、食物和交通物价不高,再算上汇率,我的退休金相比在美国“变多了”。或许中国未来会成为全球退休人士的主要目的地,这将给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带来更多收入。

(本文作者为常居中国的美籍电气工程师罗伯特·麦克克莱蒙德)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