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谈】金砖国家行进在通往未来的正确道路上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8-07-27 11:38:03
分享

7月25日至27日,第十届金砖国家峰会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举行。此次峰会将再次让全世界关注大型新兴经济体在全球经济中的崛起。

2009年第一届金砖国家峰会在俄罗斯叶卡捷琳堡举行时,恰逢全球金融危机。传统“金砖四国”——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的经济总量之和约为10万亿美元,仅为当时世界六大经济体——美国、德国、英国、法国、意大利和日本——的三分之一。

今天,金砖国家正在应对脆弱的全球经济复苏,当前的局势因美国的新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政策蒙上阴影。

俄罗斯、巴西遭遇政治危机;中国、印度走上正轨

2000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仅为美国的1/10。巴西经历了多年的动荡之后,局势趋于稳定。俄罗斯的经济因美国主导的“休克疗法”遭受重创。印度的改革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

十年后,世界经济版图呈现出一幅截然不同的图景。美国的经济总量仍然是中国的两倍多,但日本陷入经济停滞。德国和法国引领欧洲经济复苏。在巴西,总统卢拉领导国家经济发展取得巨大进步,贫富差距也大幅缩小。印度在总理辛格的带领下,正在经历经济加速增长。在总统普京的治下,俄罗斯的经济规模扩大了近6倍。

过去8年,世界经济的结构性转型是否步入正轨?答案是肯定的。但金砖国家之间存在显著差异。

让我们以全球最大经济体美国为基准,来说明金砖国家最初预测的实现情况。

本世纪第一个十年,中国的经济扩张急剧加速,其经济总量从相当于美国的12%大幅上升至40%。金砖国家最初预测,中国将在本世纪第二个十年末期超过美国。如果当前的发展趋势持续下去,到2030年中国的GDP将比美国多13%,仅比金砖国家最初的预测低1%。

印度的经济增长一度陷入低迷,但最近几年复苏态势明显。如果一切顺利,印度的经济总量将在下一个十年翻番。到2030年,印度的GDP可能会增长至美国的1/3,比金砖国家当初的预测高4%。

不过,巴西和俄罗斯的经济增长明显低于预期。

卢拉出任总统期间,巴西的GDP增速超过金砖国家预期。在罗塞夫的第一个任期,巴西的经济发展态势也不错,距离预定目标的差距并不大。可是,自罗塞夫遭到弹劾起,政局动荡拖慢了巴西经济增长的步伐。从目前的发展状况来看,到2030年,巴西的GDP约为美国的13%,比金砖国家当初的预期低了40%多。

在俄罗斯,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普京扭转了经济急剧下滑态势,恢复经济增长。实际上,俄罗斯的经济发展前景非常符合金砖国家最初的预测。可是,美国领导西方国家向俄罗斯实施制裁,给该国经济带来负面影响。如果没有制裁,到2030年,俄罗斯的GDP将达到美国的1/5。而目前面临美国主导的“新冷战”,到2030年俄罗斯的GDP将不到美国的1/10,比预期低大约55%。

关于经济增长预期的两大提醒

针对金砖国家的经济增长预期,有两个重要的提醒。第一个是关于美国保护主义抬头之际的国际贸易前景,第二个与这些贸易行动对全球经济前景的影响有关。

持续一年的口头威胁过后,特朗普政府于今年3月对中国发起关税战争,相关措施本月初正式生效。这场关税战争从钢铁和铝行业迅速蔓延至知识产权和技术领域。并且,美国挑起的对华贸易争端很快拓展至美国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其他签署国家,以及欧洲和东亚国家等众多经济体之间的贸易冲突。

倘若特朗普政府继续远离战后贸易体制,这些摩擦将扩大并延伸至多个层面。即便一场全面贸易战无法避免,关税战争也可能会跨工业部门、跨地域蔓延开来。

2018年上半年刚刚结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已经下调了对欧洲、日本、英国、巴西和印度的增长预期。随着经济不确定性上升,投资者再也无法忽视这一点。然而从长期来看,短期的负面效应无法拖慢大型新兴经济体的相对崛起。

至于第二个提醒,在全球金融危机中,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接近50%,而中国对全球经济前景的贡献率也在30%左右。也就是说,中国发展,世界也会前进。这种经济溢出效应可能会支撑全球增长。

金砖国家将超越六大经济体

发达经济体的全球实力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达到顶峰,但是,尽管绝对扩张仍在继续,其相对衰落却在加速。2000年,六大经济体的经济总量比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的总和多10倍。然而,全球金融危机加速了西方国家的相对衰落。

到2010年,六大经济体的经济总量仅比金砖国家高出不到3倍。今天,他们的优势更是大幅减少。

虽然中国面临美国挑起的贸易战,印度有一场减贫硬仗要打,巴西国内政局动荡,俄罗斯遭到西方国家制裁,但金砖国家仍然很可能在下一个十年开始之初超过主要发达经济体。事实上,如果六大经济体是与六个大型新兴经济体作比较,比如金砖五国再加上墨西哥或者土耳其,这种趋势会更加明显。

发达经济体深陷主权债务危机,巴西和俄罗斯等大型新兴经济体受累于政治动荡和经济制裁。换言之,这两个国家面临的挑战从本质上来看都是政治挑战,它们必须要应对外部干涉来塑造国家主权未来。相较之下,由于发达经济体尚未开始减轻国家债务负担,其经济杠杆在未来某个时候可能会减少得更快。也就是说,它们面临的主要是经济挑战。

要实现金砖国家的经济承诺,只有一种可行的方式,那就是发展经济。任何阻碍发展的政治、准政治(制裁、政权更迭等)或军事手段,将破坏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前景。 (编译:谌融)

(本文作者为咨询公司“区别集团”创始人、美国印中美研究所国际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和新加坡欧盟中心访问学者丹•施泰因博克。)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