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谈】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他的遗产长存

作者:伊谷然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8-05-03 09:21:08
分享

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1991年解体后,新自由主义历史学家、经济学家和政治家宣布马克思主义已死。他们宣称,苏联的解体即为证据,证明卡尔•马克思的政治和经济理论已被世界抛到脑后。资本主义大行其道,再无必要探讨另一种选择。

可是,人民群众并不认同这个观点。

今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这位德国哲学家留下的遗产从未像现在这样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虽然《共产党宣言》、《资本论》等基础理论文献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但它们仍在继续启发激励世界各地的工人阶级摆脱压迫的枷锁。

英国公投决定退出欧盟、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这两件大事让西方媒体把关注的焦点投向欧美兴起的极右运动。与此同时,意识形态的另一面也出现了复苏。最近数月,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组织发展迅速,正是马克思及其继任者的著作为这些羽翼未丰的活动人士提供了指引。一次又一次,这些新成员引用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毛泽东的著作来阐述他们加入的原因——这些文字将其唤醒、令其意识到所谓“自由国度”里工人阶级所处的悲惨境地。

看到美国和其他地方的人民试图从马克思主义中寻找答案,这其实并不难理解。贫困率上升、越来越多人难以找到好工作、很多人被迫失业……那些有幸拥有工作的人呢?学生贷款、信用卡账单、住房费用如同三座大山压在他们的肩上。当被问及下一代的生活是否会比现在更好,过去人们的回答通常是“会的”。但最近几十年,这种乐观情绪逐渐消失,如今年轻人或者不愿生、或者不敢生。这实在很难责备他们,如果不相信生活会变得更好,那为什么还要自寻烦恼呢?

伴随这些不幸同时发生的是巨额财富向上流动。仅在美国,自1980年至今,收入最高的1%群体占全国总收入的份额从10%增加至20%,但位于财富链底部的50%群体所占的份额却几近减半,从20%左右降至2015年的12%。10%富裕阶层的实际收入也出现激增,几乎增长了3倍,而90%社会大众的收入增幅却没能跑赢通货膨胀。

将社会主义抛诸脑后的国家正在付出代价。前苏联的人民太清楚放弃马克思主义的代价,预期寿命和工资都大幅下降、失业率却不断上升。接受民调时,绝大多人承认1991年前的生活更美好。

可是,人们绝不能坐下来静待世界自我解放。马克思主义,像所有科学理论一样,它必须适应现实世界才能帮到全球工人阶级。它不是一体适用的万全之策,能够推动一个群体实现自我解放的哲学理论可能并不适用另一个群体。苏联革命的基础是工业无产阶级,中国共产党则得到广大农民的支持。每个国家的社会主义政党必须认识到该国斗争的独特性,并相应地采取行动。譬如,在发达经济体美国,如果认为其局势与革命前的中国一样,将不可避免地走向失败。但这并不意味着其他地方的社会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不能向中国共产党学习。中国共产党在党建、党纪党规方面积淀的知识仍然至关重要,对于任何一个想要领导美国的群体而言,中国共产党在治理一个庞大的多元民族国家方面累积的经验显然是一笔宝贵的财富。这适用于全球任何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任何一场社会主义运动,中国共产党提供了丰富的可供借鉴的经验。

正是这一特质—调整自身以适应历史和物质环境的能力—赋予马克思主义约定俗成的权力和永恒的吸引力。正如马克思所言,这种思维方式需要“无情地批判现存的一切”,马克思主义也不例外。中国共产党非常清楚这一点,中国在变,中国共产党的理论也必须随之变化。基本价值观,比如为人民服务、坚持社会主义道路不变,但新的发展需要新的理念。这也是中国共产党将马克思主义视作一场漫长理论之旅开端的原因所在,每进行一个突破,都在不改变原有体系的前提下加入了新的要素。从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到科学发展观,这是一个完整的理论发展链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加入,则代表了中国作出的最新适应性创新。没有创新,任何理论都会停滞不前,当这一理论肩负实现数十亿民众持续解放的重任时,停滞不前将引发灾难。

所以,如果有人告诉你马克思主义过时了,或者仅仅是一个分析用的工具,请想想这些后果吧。资本主义世界无法解决气候变化、政治不稳等逐渐逼近的威胁,这就只能让中国,一个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国家,来收拾残局了。马克思曾在其经典著作《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写道:“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在海平面不断上升、西方工人阶级焦躁不安的当下,仅仅改变世界是不够的,马克思主义必须拯救这个世界。

本文作者为中国日报网外籍专家伊谷然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