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肯尼亚的“疯狂快线”

作者:Chris Davis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7-12-27 17:07:59
分享

怀念肯尼亚的“疯狂快线”

全长

472公里的肯尼亚蒙内铁路的开通,将内罗毕到蒙巴萨的路程缩短到4小时,这一看上去几乎不可能的成就让人喜忧参半。

上世纪70年代末我经常往返内罗毕和蒙巴萨,那时还是窄轨铁路,路上要花一整晚。列车傍晚7点在赤道的黄昏中从内罗毕发车,驶入草原时刚好能赶上落日的光影秀,见证赤红大地与湛蓝天穹色彩交融。

如果你坐在餐车南边靠窗的位置——餐车铺有白色桌布,提供高级银器,餐食有七道菜——能看到白云汇聚在一起,在黎明时分将乞力马扎罗山掩映在身后,然后迅速向西边散去,让这座被誉为上帝宝座的非洲最高峰重新显现在世人面前,当年乞力马扎罗的山顶还覆盖着厚厚的雪冠。

古代基库尤人的预言将连接维多利亚湖与印度洋的列车称为铁蛇铁蛇速度之慢,让人感觉可以跳下车和它一道慢跑,就当是饭后锻炼了。

但你不会想这么做的,因为黄昏时平原上到处都是大型动物,有大象、长颈鹿、斑马、羚羊,以及其他隐秘的捕食者。

这段铁路的另一个昵称——也是最为著名的一个名号——疯狂快线。在维多利亚女王时代,德国人占领了肯尼亚南边的坦噶尼喀,英、德对非洲内陆的争夺战随之打响。英国人顶着巨大的困难,修筑了这条横跨自己殖民地的铁路。

疯狂快线起始于海平面,沿途爬升1500米,穿越热带丛林,跨过大峡谷,趟过鳄鱼遍布的河流,河中滋生的病菌可能带来疟疾、吸血虫病、锥虫病、象皮病等各种热带疾病,更不要说那里还有地球上最致命的毒蛇。

参与修路的32000名劳工中,多数人来自印度和当地部落,近2500人在修路过程中死亡,其中500人死于马赛族的一次攻击。

最让我难忘的死亡事件发生在察沃河桥——每当列车驶近这片区域时,我都会想象把这些事件塞进被单里(列车服务员会在你用餐的时候整理床铺)。

1898年,在修筑这段铁路的9个月里,有两只体型巨大、没有鬃毛的雄狮捕食劳工,将多达135名工人拖出帐篷和街垒。这两头野兽最终被杀死,其中一头从鼻子到尾巴全长近3米,要9个人才能把它抬回营地。

现在这两头察沃(Tsavo)食人狮都被制成标本,放在芝加哥菲尔德博物馆供人参观。

当列车缓慢下行到草木茂盛的肯尼亚海岸时,就将迎来黎明的曙光。随着工程师让列车以近乎爬行的速度缓缓前行,外面的孩子会和列车一道奔跑,并冲着这只笨拙的铁蛇呼喊。这时你可以打开窗户,冲他们喊回去。窗外好像总有成群的蝴蝶和不停鸣叫的鸟儿。

这样的旅行是许多已经过时的乐事之一,你知道终有一天,它会消失。

 

(译者李可怡 编辑:齐磊)

 

分享
标签: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