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下的摩梭族

作者:Rosemary Bolger 来源:中国日报
2017-12-27 16:22:19
分享

女权下的摩梭族

想象一下,你生活在一个母系社会,女性做出重要的决定,拥有土地还可将其转移给女儿,不用结婚或遵守一夫一妻制。

这就是新加坡企业律师周怀洪在云南摩梭族建房之后,断断续续六年所致力的理念。

大多数好奇的游客舟车劳顿,从丽江出发,环绕泸沽湖来到摩梭族人家中,旅途需7到9个小时的车程,这比他们真正停留的时间还长。 但对于周律师来说,参观远不够。 她把摩梭族成了她的第二个家,甚至成为了一个年轻的摩梭女孩的干妈。

虽然现存关于摩梭人的纪录片和人类学研究,但没有一个外人花了那么多时间真正住在那里,观察他们的生活方式。

她写了一本书,书名为《女性王国》,最近还在北京老书虫书店开了发布会。通常在这样的讲话环节结束时,场面会尴尬些许时刻,毕竟没有人足够的勇气在观众面前问第一个问题。而这次却不同。当周律师讲话结束时,大约有20名观众同时举手。很显然,很多人难以想象这样一个性别力量平衡颠倒的社会。

当然,摩梭人“走婚”的概念引起了观众很大的兴趣。晚上女人可能会邀请一个男人来到家中,但是男人必须在日出之前回家。两人的孩子在母亲的家里长大,而父亲仍然和自己的母亲一起住在原来家中。

有趣的是,这个母系文化的许多问题都是关于男人的。他们满足于二流的地位吗?他们有没有反叛?他们做饭吗?

周律师对这三个的回答都否定的。毫不奇怪,她并没有花太多时间担心这些男人过的怎样。但从她的观察来看,她认为男人们不必承担任何负责,这一点足以让他们满足了。他们和女性一样,喜欢走婚的好处,倾向于像“孔雀开屏”一样,吸引女性的注意力。

无论男性还是女性,我怀疑他们更加满足于因为性别而导致的地位低下。这也是为什么妇女站起来反对歧视,争取性别平等。尽管摩挲男人体格上有优势,他们却没有反抗,这也是颇为有趣的一点。

周律师也注意到妇女掌权的明显裨益,如信心,独立和健康的自尊。这些素质在父权制社会中踪迹难寻。

也许更有趣的不是摩梭文化传统性别角色与父权社会的差异,而是相似之处。妇女可以掌握权力,但他们仍然做大部分的烹饪和清洁工作,而男子则负责体力劳动。有证据表明,男孩帮助抚养年轻的兄弟姐妹,但妇女依然是主要照顾者。为什么女性为一家之首而仍然承担家庭责任,这是另一个谜。

即使周律师有特殊见解,她也不会假装自己一切都懂。相反,她的说法的重要性在于,她提出了关于摩梭的这些问题,这反过来鼓励我们审视和挑战我们自己的做事方式和社会对待男女的方式。

 

译者:朱陈锋 编辑:齐磊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