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睡星人的“无哈欠”告解

作者:Graeme Elder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7-12-26 12:55:40
分享

我曾经以为睡眠和我是挚友。我们经常迫不及待地想要再次见面,而且总在同一频道上。就连时差和咖啡因这样的失眠利器也无法破坏我们之间的亲密关系。事实上,我特别享受长途飞行后,晚上回到家,美美得喝杯浓咖啡再上床睡觉。或者是早上和下午也行。因为对于嗜睡星人而言,白天和晚上没什么差别。 

但现在我可没这么确定了。我开始觉得睡眠和我之间的关系有些不健康。 

这都得怪上个月世界睡眠日那天发布的一个调查。调查显示,1045岁的中国人中,有76%的人患有睡眠障碍症;而在接受调查的近6万人中,只有11%的人表示他们一般能够一觉睡到天亮。 

中国睡眠研究会发布的报告显示,睡前躺着玩儿电脑或手机均不利于睡眠,但约93%参与调查的人都表示自己入睡前会看电视,或网购。 

不过,较为有利的方面是,失眠之所以能在中国被视作一个严肃问题来对待,部分原因在于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有所提高,人们随之越来越重视健康问题了。 

但饱受睡眠问题困扰的并不只有中国人。英国华威大学发布的一项研究表明,由于越来越多的人出现抑郁和焦虑症状,发展中国家睡眠问题的严重性正逐渐向发达国家靠拢。 

我非常同情这些有睡眠问题的人们。睡到一半被隐形手摇醒,然后躺在床上,眼睛大睁,焦躁不安,不堪重负的大脑却像陀螺一般飞速旋转——我想不出比这更糟糕的事情了。真是令人感到害怕! 

至此,我尚且觉得自己还行。我的意思是,我最不可能得的就是失眠了。若当真有问题,我恐怕是太能睡了。然后,问题出现了,因为我做了当你觉得自己有问题时最不应该做的事:上网找答案。 

几分钟内,我便遭受了诸如嗜睡症发作性睡眠病等字眼的暴击。前者是过度劳累造成的,后者主要表现为病人随时都能睡着,就连开车时也是如此。 

但就像一个真正的瘾君子一样,我立马自我安慰,网上并未提及嗜睡狂睡眠过度患者”——尽管我常常这样叫自己——所以我的情况应该不算太糟。 

谈及睡眠障碍症,我也不确定哪种情况更糟糕,但从某些方面来说,失眠症患者的情况可能更好一些。举个例子,朋友叫你晚上九点去酒吧看球,倘若你患的是失眠而不是嗜睡,你最起码不用为了防止自己在沙发上眯着还要设个闹钟。 

尽管对自己的睡眠状态疑惑重重,但我也还没准备好完全戒掉睡眠质量极高的打盹儿时光。或许我可以适当少睡一会儿,然后别在没完没了地读调查报告了。

 

(译者: 金玉璨  编辑:齐磊)

 

分享
标签: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