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故事——一个曾经的受气包

作者:Randy Wright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7-12-25 20:55:59
分享

真实故事——一个曾经的受气包

我没有解决中国校园虐待问题的灵药,但最近相关的新闻勾起了我的回忆。

最近一项报告显示,北京正规学校中大约一半的学生都是虐待现象的受害者,其中一些学生受到虐待已成为日常。我不感到惊奇。

我承认曾经虐待弟弟一两次,但并没造成真正的伤害,与此不同的是,我朋友的哥哥用3米见方的地毯把他紧紧地卷起来,然后在他身上坐了20分钟之久。我朋友差点死掉。

那画面萦绕在我脑海中,让我摆脱男子的虚荣做作、变成弱势群体的保护者,这就是今天的我。

但出于某种原因,在学生时代我是个受气包。最早的记忆始于三年级,放学后两个大男孩用刀指着我的喉咙,我站着一动不动,不一会儿他们走了。

四年级有一次,我在操场上自己玩儿自己的,一个炼钢工人的粗壮儿子突然冲过来猛地一拳打在我脸上。我一直不知道是为什么。这个孩子不怎么聪明,但他显然会打人。

六年级时,我独自在我家附近走着,一个男孩冲向我。我正要向他打招呼,他迎面给我一拳。我反击,但他上过拳击课,让我的鼻子挂了彩。

七年级,我学会在那帮地痞向我索要之前就把午餐钱给他们。我从来没告诉任何人,因为怕他们报复,还不如忍着。

然后是高中时候,一个叫休伊的恶棍觉得他不喜欢我,纠缠了我好几个月,从口头攻击到在我课桌上写脏话。他要我放学去见他,我拒绝了,他就在我同学面前叫我胆小鬼。他懂得恐吓的艺术。我当时是一个不想跟任何人争斗的温和少年。

有一个天我受够了。休伊挡着道不让我去上课,我爆发了,暴揍他把他打倒在地。他爬起来向我挥拳,没打着。我马上发现了自己的优势,我比他攻击范围长10厘米,我的拳速出乎我的意料。休伊被我打败了,而他伤不到我。

很快,我们被带到校长办公室,被打肿脸的休伊与毫发无伤的我形成鲜明对比。校长提议去健身房、带上手套,我兴奋地同意了。休伊在迟疑,知道他会被暴打。但校长也不是真的要我们这么做,后来就让我们回去上课。

这次打斗的事传遍学校,再没人惹我了。打架是不文明的行为,但我的人生发生了重大改变——我的恐惧消失了。

 

(译者:刘超 编辑:齐磊)

 

 

 

分享
标签: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