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一天:宽恕那个小偷

作者:Erik Nilsson 来源:中国日报
2017-12-21 08:18:01
分享

难忘的一天:宽恕那个小偷

那个敲我家门的陌生人跪倒在地,抽泣着、乞求着。

她恳求宽恕。

我们已经原谅了,早在我们知道她的存在之前就原谅了。

女人既懊悔又羞愧,浑身颤抖——这一切并非因为她做错了什么。我们宽容了她弟弟。最近他从我们这里偷了大约3000美元。

外卖送餐员偷了我妻子的钱包,把她的帐户盗了个一干二净。

之后,警察抓住了他。

事发当晚,我到公寓后面拿钱包为妻子在下午3点半带的饭付钱(当时我正在家里做事)。妻子钱包悬挂在衣架上,正对着他的脸。

当时就他一个人,受到了诱惑。又冷又穷。他只有20岁,是个年轻人。

警察非常专业,两个星期内就逮捕了他。

虽然中国非常安全——这一点大多数外国人都赞赏有加,颇为感激——但春节前盗窃案会大幅攀升。

警察告诉我们,因为该送餐员配合调查并归还了我们的钱,很可能会被减刑。送餐员的姐姐说,得知这个消息后,她就离开远在四川省偏远山村的家,坐火车,颠簸地穿过大半个中国找到北京。她说她在外面睡了好几天,一直在找我们,却没有多少线索。

此时此刻,她扮演起了侦探。她最终找到了我们的居所。以前她从未见过外国人。

(嘭!嘭!嘭!)

起初,我爱人不知道她是谁,不知道她有何贵干。凯罗尔只知道她情绪很激动。

在我们的家里,这位老实巴交的姐姐递出一张字条。

她说,这是她弟弟第一次犯下这样的错误。我们信仰宽恕——至少是宽恕不使用暴力的初犯——无论是就司法体系还是个人而言都是如此。没有人——也许除了罪犯——不需要消除我们全部在场时犯下的罪行。

即使是我们中最优秀的人往往也不需要再给机会。我们需要第三、第四、第五、第六次机会。有时候更多。但是希望给的机会终归会少一些。

这个女人并没有做什么因之要受惩罚的事,他们的家庭也面临着侮辱、耻辱和心碎,更不用说要失去至亲的人了。

我在一家服务少年犯的组织中做过几年志愿者,意识到正义不仅事关犯罪者也与他们的家庭息息相关。

在那之前,我没有多想过犯罪者的孩子,直到那个女人敲了我们的门,我才想到犯罪者的兄弟姐妹。

我们先是写了一封信,请求法院予以宽大处理,而且也真心希望他真正能够,也将会改过自新。

在进入2017年之际,我们希望这一年世界拥抱更多同情、宽恕和理解。

同情、宽恕、理解天真无邪的人,也要同情、宽恕、理解偶犯错误的人。

并没发生暴力事件。

丢失的钱物归原主。

我们祝愿他一切顺利。

仅仅因为他偷过一次,不应该永远把他定义为小偷。

他可以做地更好——也许会好的多得多。

希望如此。

 

(译者董晓阳 编辑:齐磊)

 

 

分享
标签: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