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至今日,父亲仍希望我能当一名公主

作者:Cecily Liu 来源:中国日报
2017-05-10 17:52:33
分享

最近,在去欧洲大陆度假的途中,当我要把行李箱放上飞机座位上方的行李架上时,父亲轻轻地阻止了我。他叹了口气,接过行李手柄,抬起自己干瘦的臂膀,把我的行李箱举了上去。

“你应该在一边歇着,当一个淑女,重活留给我来做。”他严肃地说道:“以后,你会遇到自己生命中那个特别的人,他会从我手中接管这些差事。什么都自己来干的话,就不会有人来帮你了。”

我一时惊住了,不知作何回答。这不是我儿时记忆中的父亲,他原来教导我在学校刻苦学习,等我长大些后,他让我去当地的咖啡店里打工赚零花钱,甚至教我做家务以便等我到了伦敦,独自一人生活时,日子不至于搅成一团乱麻。

现在,自从我离开家来到英国开启全新生活已经有八年之久,我第一次意识到,父亲心中仍是希望我能当一名公主,带点依懒,带点脆弱,这都是中国传统女子应有的品德。

不过,这告诫来得有些晚了。父亲可能并不清楚,在三年大学生活当中,我搬了五次家,而且全是靠自己一个人。有一次,我拖着装满书本衣物的行李箱爬上公交,这样来回跑了两趟。还有一次,下着大雨,我紧紧地抱着怀里的纸箱,站在路边等的士,想着不要把东西淋湿。

我本以为父亲会为我骄傲。我的父亲,出生于四川农村,上世纪六十年代生人,父母均是贫穷工人。他自己刻苦努力,争取到了良好的教育,随后白手起家,开创事业。

很自然地,白手起家的父亲教会了我要为成功而奋斗。这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四川城市化快速发展时期非常常见。因为当时各行各业都有很多发展机会,我们这个年代的孩子,自幼儿园起,就被教导要秉承刻苦奋斗的精神。

尽管如此,中国对于女性传统美德的推崇从未消失。也许父亲是看到自己曾经严格要求的女儿已经摇身一变,长成了一位年轻女子,才又想起了这些传统品德的存在。

父亲对我的教导常常充满着矛盾与惊奇,就好比中国这个国家,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变化时,也到处充满着矛盾与惊奇。

与此同时,在英国,一个由女性领导的国家生活,我从没有想过有哪些事情是女性做不到的。我大部分的女性朋友都在伦敦城从事专业工作。下班之后,我们也经常一起到小酒馆里一起喝一杯,同男人做的没什么两样。但我母亲就不见得做过这样的事了。

在伦敦,我有许多女性榜样。我现在还记得,三年前,菲奥娜·伍尔夫女爵(Dame Fiona Woolf)担任伦敦金融城市长期间,以莫大的激情支持职业女性平等运动。

我在想,要如何让父亲对自己女儿进入的新世界有所了解。也许某一天,父亲会意识到,我生命中“特别”的那个人会喜欢我的自信,而不是依赖,并且他也认可,时代已经变了。

 

(编译:张笑 编辑:齐磊)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