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解决中国老龄化问题不能只从人口结构着眼

作者:斯图尔特·吉特尔-巴斯滕 来源:中国日报
2017-02-20 17:51:22
分享

评论:解决中国老龄化问题不能只从人口结构着眼
浙江杭州,一位老人在养老院里与看护人员聊天。图片来源:中国日报 

有一种流行的说法是,一个国家可以通过“生育”来摆脱社会老龄化的问题。这在某种程度上是说得通的:人口老龄化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出生率的下降。从字面上理解,提高出生率应该就能缓解人口老龄化。

2015年,中国的年龄在20至64岁的人口有9.3亿,65岁以上的人口为1.31亿。预计到2050年,中国超过65岁的人口将达3.7亿左右。要把人口比例控制在2015年的水平,”劳动年龄人口“则需达到26.5亿。即使要实现一半的预期增长比率,中国劳动年龄人口仍需超过15亿。

那么,这些对出生率的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如果2050年的抚养率要赶上2015年的水平,如今每年还得增加1.27亿以上的新生人口。再加上20-40岁育龄女性人口数量预计将从2015年的2.07亿下降到2050年的1.34亿,人口急需增长的压力愈加凸显。

这些数据同时也表明,移民也解决不了中国的老龄化问题,除非非洲和欧洲的全部人口(至今约20亿)移民到中国,等到他们65岁时再遣送回非洲和欧洲。

换个角度思考,自国家放宽计划生育政策允许夫妻生第二个孩子后,中国增加了100万的新生儿。在很多认为会爆发大规模婴儿潮的人眼里,这样的增长率明显低于他们的期待。可就算他们期待的婴儿潮实现了,根据预计数据,也不过是在未来五年内多新增人口200万。简单来说,婴儿潮对解决人口急需增长的问题影响甚微;劳动人口与65岁以上人口比例还不到2%。

增加新生儿数量来解决人口老龄化的做法涉及到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那便是儿童的抚养。换句话说,孩子在长大工作之前,要消耗国家和家庭大量的时间和金钱资源。尤其对于女性,她们承担了过多照顾小孩和做家务的责任。也就是说,如果你像长辈那样考虑到了小孩的抚养问题,那么你就会意识到婴儿潮也许会引发更多社会人口与经济方面的问题。

事实已清晰摆在眼前。解决老龄化的人口问题,单从基本的人口手段着手不可行。当然,这并不是否定政府与雇主为支持二孩政策所作的一切。而是想强调我们之所以要解决老龄化人口问题,是为了改善民生,实现民愿,而非机械地满足一个难以实现的人口“目标”。

那么,中国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是否无望?我倒不这么认为。过去三十年里,中国不仅人口巨变;经济和社会的其他各方面都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要想中国在今后未来三十年里什么变化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人口数量的变化只是中国未来发展的一部分。事实上,比起机械的人口数量,我认为人口的健康,技能,生产力和福祉更值得大家重视。

有待解决的问题依然很多,比如说改革养老金和医疗体系,改革国有企业及其生产效率,这些都在进行之中。

随着个人储蓄率的提高以及老年人健康状况和教育资源的改善,前景应该不错。

此外,为何我们要继续视65岁为老年人的界线,要考虑年龄一到,健康状况的生活水平是否有所改善?如果还要如此去看问题,那也该考虑考虑到未来科技对我们生活的影响,无论是在工作中,还是表现在照看老年人的机器人上。

简而言之,如果我们看待中国老龄化问题时只局限在当下而非未来,如果我们只把它看作一维的人口问题,而非一个经济,社会和政治上综合的多维“挑战”,那么老龄化“问题”便无法真正解决。

 

关于作者

斯图尔特·吉特尔-巴斯滕(Stuart Gietel-Basten),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研究员。

 

(编译:罗玲敏 编辑:齐磊)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