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学者:全球领导人应积极应对,打造新世界秩序

作者:克斯里托夫·鲍维斯 来源:中国日报
2017-01-20 18:35:41
分享

英学者:全球领导人应积极应对,打造新世界秩序
2015年1月15日,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标识。图片来源:路透社 

世界政治和经济领袖正处于十字路口。一直以来,全球化都是基于自由贸易有利于国家和地区发展的假设。世界各国的政府与国际机构共同寻求一体化方案,来实现贸易自由化以及消除各国政府对国内产业的保护政策。

然而,全球化和国际贸易中全面展开市场一体化的新自由主义带来了巨大的,前所未有的副作用。因此,出现了一个新的假设:自由贸易并不总是符合国家利益。

在美国与欧盟,尤其是英国,最近的政坛发展证实了这一假设,并引发了有关全球化和随之而来的市场准入原则及其对国际贸易的影响的根本性讨论。

讨论的重点在于引入监管制度,可以在自由贸易和国家关切之间达成有意义且可行的平衡。欧盟和世贸组织是两大以市场准入原则为基础的国际贸易监管体系。

世贸组织一直以来为帮助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多产的市场之一的强劲驱动力。欧盟则是最成熟,最便利,协同性最高的自由贸易体系之一。它与世界贸易组织基本一致,尽管后者以国民待遇和最惠国待遇的原则为基础,作为国际贸易政策框架,贸易自由度相对较低。

在这两大体系的管理下,国际贸易监管一直致力于去除关税和非关税保护。这显著降低了关税水平,不过,前提是世界贸易运转不能没有关税。贸易关税是国家收入的一种手段,最终目的则是保护国内市场和企业。然而,监管行动的重点是消除非关税壁垒(NTBs),因为它们对欧盟和世贸组织作为国际贸易监管体系下国际贸易自由化设置的障碍最多。

世界政治和经济领导人并没有对全球化的副作用和自由贸易中资源分配转移而形成的真空带作出应对。生产要素向条件更为优化的市场迁移,而其余市场的空白并没有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

创造财富的关键在于在区域拥有的生产力和竞争优势,能够吸引生产商在此完成生产流程一部分,而不是各国在国家产业的可持续性,就业问题,竞争优势,劳动力流动和移民等方面的差距。

另一方面,世界政治和经济领导人有责任在促进自由贸易的同时保护国家利益,尽管这样的平衡很难达到,因为其固有特征与国际规范和政治教条所形成格局的冲突已经持续了一个世纪。

世界政治和经济领导层想要积极应对,担负重任,就要表现出一些削弱全球化的特点。尽管自由贸易的基本原则对世界政治和经济制度至关重要,可是,国家或甚至地区机制最重要的事应该是平衡自由贸易的积极影响与由于不受限制的市场准入贸易而产生的不利影响。他们应如何做呢?

首先,贸易和自由贸易只是全球化的一个维度。自由贸易将资源分配到最有利于生产要素所有者的地方。另一方面,自由贸易为基于多样化,流动性(在不同市场调动生产要素的能力)和政策干预的经济增长增加了可能性。后者证明了实施当代工业政策的必要性。

这种方法旨在创造框架,在这种条件下,国家或区域竞争力的提高将弥补任何市场失灵造成的损失。自由贸易和全球化的结果为整个经济带来了正面的附加影响,增加了经济结构的增长潜力和活力,由于技能需求的增加促进了创新和培训。从这个角度来看,产业政策通过关注创造有利的环境和明确支持可以促进经济增长的关键投资的战略,将发挥着关键作用。

第二,世界政治和经济领导层想要积极应对,担负重任,就要具有世界各地同时适用的工业政策的特点,既利用了自由贸易带来的积极影响,也要平衡随后产业调整的不利影响。这种产业政策应该是可以在世界范围内互操作的,目的在于完成以下任务:

(一)阐明产业和企业可以蓬勃发展的界限。没有确设定这一框架可能会给公众带来风险,或浪费产业资源,造成企业主动性的丧失。

(二)确保产业发展和实现竞争力的因素受到重视。技术,技能,受过教育的劳动力的可用性,对风险承担者,金融等形成真正有竞争力和创新的商业环境的因素必须得到世界领导层的积极关注。

(三)确保商业环境和产业发展所必需的框架,机制和手段能够满足当代社会的需要和要求。

全球化和自由贸易并不完全服务于国家利益。它们促进了全球经济发展,但却留下了需要补救的社会经济真空问题。

世界领导人对全球化的困境的应对不应反映也不应导致保护主义。相反,世界政治和经济领导层想要积极应对,担负重任,就必须要适应工业政策带来的积极驱动力,并为迎接新世界秩序的挑战提供解决方案。

关于作者

克斯里托夫·鲍维斯(Christopher Bovis),赫尔商学院欧盟和国际商业法教授。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