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银行:中国经济能在“去杠杆”同时继续保持高速增长

来源:中国日报
2016-12-05 13:35:07
分享

世界银行:中国经济能在“去杠杆”同时继续保持高速增长
 世界银行负责中国事务的总经济师约翰·利特瓦克(John Litwack)

本文为中国日报网对世界银行负责中国事务的总经济师约翰·利特瓦克(John Litwack) 的专访 。

编者注:采访中,约翰·利特瓦克先生评述了中国第三季度宏观经济数据,讨论了2017年中国和世界将面临的机遇与挑战。他强调,由于中国仍能实现经济高速增长与“去杠杆” ,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将继续加速提高。

中国日报网:您如何评价中国第三季度经济数据?许多市场分析人士指出,中国生产者物价指数(PPI)今年九月同比上涨0.1 %,自2012年3月以来首次由负转正。这是否暗示着中国的改革措施正在发挥作用?

利特瓦克:2016年中国第三季度经济数据总体看来确实不错。中国经济增速维持在6.7%。虽然七月份增速稍有放缓,但八九月份有所回升。我们注意到中国经济增速有个特点,产量增速紧随信贷增速变化,因此,我们看到八九月份信贷增长有加速迹象。信贷增速超过GDP增速两倍多确实会引起对增长是否能持续的质疑。不过,从采购经理指数(PMI)等指标来看,中国经济的增速和前景都很好。

生产者物价指数(PPI),一个通常会引用同比数据,直到最近这一指数才由负转正,确实如此。不过,如果观察月度数据,今年中国PPI一直处于正值,我们觉得这是好现象,因为PPI处于负值代表存在经济产能过剩等问题。最近PPI变化主要由两大因素导致:一是 大宗商品价格。近年来中国PPI一直保持低负值,原因之一就是大宗商品价格的持续下降。同理,今年PPI由负转正也是因为国际市场石油、钢铁和煤炭等大宗商品价格的回升好转。

二是中国改革取得成效,尤其对产能过剩问题的处理。这一点非常重要。

煤炭和钢铁行业未来仍有一定发展前景,但规模要缩减。因此,在某种程度上,中国的改革在于缩减效率低下产业规模,向其它产业转移。不过,这很明显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原因是这涉及大批依赖这些产业的工人和地区。对于任何一国家而言,要将经济重心从一个领域转移至另一个领域,都是艰难的过程。不过,我们希望中国能够继续推进在这一领域的改革。我们正与中国政府合作,为产能过剩产业的工人提供帮助,对他们进行再培训,让他们能够在其它行业继续工作。

 

中国日报网: 请您预测一下中国2016年的GDP增速,并展望一下2017年。您觉得中国经济是否有可能在2016年底触,并在2017年反弹么?

利特瓦克:我认为,中国2016年经济增长率维持在6.7%左右是非常有可能的。前三季度数据显示中国经济增长稳定,这一势头还将继续。因此,我们认为6.7%的增速是相当有可能的。我们预期2017年的增速将稍有减缓,有可能接近6.5%。不过,这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的一个主国是今年世界经济,尤其是国际贸易,疲软程度远远低于我们的预期。事实上,2016年中国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一直为负,因此,内需弥补减少的净出口。

现在有些人预测,世界经济环境将有所改善,有鉴于此,中国明年的出口有望回暖,进而带动整体经济的发展,但这还是个未知数。现在贸易保护主义在很多国家抬头,给中国出口贸易造成了不良的影响。因此,明年中国出口或许能有所增长,但也有可能不会。今年经济另一个增长领域是房地产业,它仅前三个季度就增长了8.9%。从国际经验来看,房地产行业的这种高增长伴随着房价高速提升,通常是短暂且不稳定的。中国政府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给房地产市场降温。我们认为这些措施是恰当且合理的。因此,我认为明年房地产业的增长很有可能会减缓。

另外,基础设施和公共投资方面也是2016年增长的重要因素。我认为,这也是2017年增长的因素,不过,信贷增长的问题也不容忽视。信贷快速增长增加了宏观经济风险。因此,中国政府最好能首先着手降低信贷增长,尽管这样会在短期内减缓投资和经济的增长。

基于上述原因,我们认为明年中国GDP增长幅度虽会有所下降,但鉴于目前世界经济的发展形势,6.7%依然是一个很高的数字。因此,若能继续加快改革步伐,控制信贷增长速度,中国明年的经济增速虽会略逊色于2016年,但依然会保持快速增长的良好势头。我们认为,这将让中国在2017年收获颇丰。

 

中国日报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的2016年《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呼吁世界各国协调合作,采取有效的政策杠杆,刺激经济增长;您认为,应如何合理利用货币和财政这两种工具呢?

利特瓦克:目前全球经济增长已十分缓慢,低于普遍预期,陷入窘境。以前各国主要通过货币政策,降低利率来促进经济增长,如今,利率接近于0,继续通过货币政策刺激经济的空间十分有限。因此,各国政府若想有效刺激经济增长,需要更多地着眼于财政政策,如减少税收,提高公共开支等。许多人认为,刚刚结束选举的美国会通过建设大型基础设施促进经济发展。不过,根据欧盟等地区以往的经验,我们认为,各国应协调财政政策,促进世界经济和谐发展。

国际贸易和投资方面的问题同样不可忽视,加强这方面的合作将有效推动经济的增长。

 

中国日报网:现在人们最为关心的是,房地产市场能否维持稳定发展势头,能否推动投资和资源转向真正需要的行业。您如何看待这两个问题呢?

利特瓦克:毫无疑问,中国房地产业发展迅速是件好事。然而,以往的经验告诉我们,房地产业的快速增长最终会因其不稳定性而终结,这种增长是不可持续的。因此,我们认为,中国目前采取的措施是十分恰当的,能促进制房地产业更为稳定的方式增长,同时增速降下来。事实上,明年中国房地产若能放缓增长势头,反倒能推动经济的健康发展。

生产领域对经济发展影响重大,但该领域的资源配置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当务之急是将生产资源从产能过剩的行业和生产力低下的公司转移到更具生产效率的领域和企业。此外,基础设施建设支出方面也存在问题。整体来说,这些项目的回报在很多地区呈下降趋势,因为中国城市的基础设施已经建设地很不错了。现在,一些基础设施投资可能对长期的增长发展效果甚微了。许多中国的创新企业和生产企业在世界市场上竞争表现出色,如果他们在未来能够得到更多资源,中国经济会更上一层楼。

 

中国日报网:您对中国的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以下简称PPP)有什么看法?

利特瓦克:我们认为在中国,PPP前景很广。很多领域中,私营部门和国营部门进行联合投资是适用的。然而,中国应该注意,世界各国关于PPP有成功也有失败。大多数国家的经验有些许复杂,但也不乏成功案例。中国大力发展公私合作项目,并以此作为迅速增加公共资金的手段,公私合作项目数量增长很快。从这点上讲,我们认为中国还是要谨慎一些。过去中国在PPP上经历有限,地方政府现在又鼓励扩大公私合作,在某些项目上PPP得到合理运用是正常的。但PPP给政府带来债务不确定性,这可能为将来埋下隐患。

 

中国日报网:中国人民银行的研究部门指出,同其他经济体相比,虽然中国企业杠杆率居高不下,呈上升走势,但非金融部门债务和GDP的比率还在合理范围内。您能给一些去杠杆化的建议吗?其他国家的经验似乎显示,去杠杆化的头两年里,对经济发展可能有负面影响,但这一阶段一过,经济就会反弹。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去杠杆化带来的短期负面影响呢?

利特瓦克:这对中国来说是个很重要的问题,因为信贷增长仍是GDP增速的两倍,中国经济的杠杆率越来越高。对中国这样的新兴市场来说,信贷水平正在变得越来越高,如果不采取控制措施,可能还会继续增长。我们认为中国迟早要去解决这个问题。如果中国凭借政策空间和财政储备这样耗下去,时间越长,最后要付出的代价越大。虽然加快信贷增长速度会使GDP在短期内明显增长,但这可能会在中期里出现增长减速或中断情况。因此,我们认为对中国来说,坚持有力地控制信贷增长可能是明智之举。

尽管对短期内的经济增长有负面的影响,但我们应该记住,GDP增长并不是唯一重要的经济指标。我们最关心的是中国人民享受到的福利,以及中国人民收入的增长超过GDP增速。举例来说,如果钱花在了修路盖楼上,建好了没人用,这会带来短期GDP增长但于人民无益。因此,我们认为,政府应该继续支持相关政策,保证人们收入的增长速度超过GDP增速。幸运的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从依靠出口转向依靠国内需求,调整经济结构,这是一条自然的道路。尽管GDP增长会慢下很多,但以国际标准来说仍算高的。所以,中国能够同时实现经济强劲增长、福利水平快速改善以及去杠杆化。提高居民收入也能直接培养国内需求,促进经济增长。考虑到全球经济形势,中国不能再依靠出口推动经济增长,增长要靠国内需求来实现。

平衡经济的过程中,落后产业的工人会首当其冲,为其提供社会保障极其重要。但对大众来说,经济结构调整未必是个痛苦的过程。即使GDP增长率多少会降低,但中国人民的福利水平会持续快速提高。

 

(编译:张金瑶 编辑:齐磊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