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麦基:中国电影业过度重视票房

来源:中国日报
2016-06-03 10:10:37
分享

罗伯特·麦基:中国电影业过度重视票房

美国编剧罗伯特·麦基。 

中国日报5月26日电(记者 王恺昊) 编剧大师罗伯特•麦基(Robert McKee)接受采访时说道,编剧们的目的倘若是要获得声望,那么他们最终将会创作出低劣的剧本。

在罗伯特•麦基三十年的剧本写作教学期间,他见证了他的许多学生获得奥斯卡奖、金球奖和艾美奖。

然而,当罗伯特•麦基被记者询问到他的剧本为何从未改编成电影时,这位75岁高龄的编剧大师回答道:“亚里士多德从未写过一部剧本。”

麦基于本周早些时候抵达北京,并准备开办一个为期四天的培训班,培训班门票(约9800元)很快便销售一空。

他的代表作《故事:剧本编写的本质,结构,风格和原则》堪称是剧作家的“圣经”。

《故事》第一版于1999年发行,之后又经过多次改版发行,并且于2014年翻译成中文,同年4月平装版在中国发行。

“小说家能够潜移默化地影响读者的思绪,但电影编剧却无法通过摄影机投射出(电影中的)人物性格,也无法捕捉到人物的内心,”他阐述了电影创作和小说创作的差异所在。

“编剧创作电影剧本时,需要对人物的内心活动进行暗示描写,”他说。

“然而,一个糟糕的电影编剧会把人物内心深处的想法、甚至下意识的情感直接表露出来,从而创作出品质不高的电影。”

他还表示,电影的优势在于它具有画面感。一名优秀的电影编剧能够创作出无声电影,他可以通过人物扮演讲述所有故事情节,而对白仅仅是他的第二选择。

“故事情节象征着生活,而对白象征着人物交流,”他说。

“人们有着独一无二的言语风格,正因如此,在我们看过的绝大多数电影中,所有角色都有着同样的说话方式,也许他们的说话方式与编剧类似,但这就是生活中普遍存在的现象。”

麦基发现,如今,中国电影中许多对话是多余的,因为这些对话早已通过人物表演表露出来了。

麦基对美国电影市场进行了调查,根据调查结果,他表示,截止2050年,全球范围内的大部分影院将陆续关闭。原因在于,人们更希望在手机和其它便携设备上观看电影,同时还希望能够选择任一时间和地点观看电影。

即便如此,他也不希望电影编剧在分析大数据之后跟随市场潮流,这一现象似乎近段时间在中国盛行。

“电影编剧希望得到观众的喜爱或尊重,而得到观众的尊重更为重要,”他说。

“有些编剧想要调查观众的喜好,试图赢得大众的欢迎,最终却创作出糟糕的作品,”他还说道。

2015年,中国电影票房总收入超过440亿元。尽管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但麦基直接指出了当下中国电影业存在的问题,即中国电影业对名望和金钱十分痴迷。

“遗憾的是,中国电影将要比好莱坞还好莱坞,”他说。

“中国有些电影编剧称‘我们只想带给人们他们想要的东西’。”

罗伯特·麦基:中国电影业过度重视票房
 《故事》被誉为剧作家的“圣经”。

他还列举了近几年来中国票房最高的几部影片作为范例,包括《泰囧》(2012年)、《捉妖记》(2015年)、《美人鱼》(2016年),这些影片内容都满足了市场需求,但缺乏艺术鉴赏力。

“没错,这类影片的确能取悦观众,但故事情节过于简单,”他说。

“在我的美学理念里,艺术家在创作过程中遇到越多阻力,他们最终完成的作品将更加出色。”

麦基说,近年来,世界其它国家的人们在谈及中国电影时评价到,与新上映的影片相比较,《红高粱》(1987年)、《霸王别姬》(1993年)、《活着》(1994年)等早期影片更值得人们尊敬,对中国电影业来说,这真是个悲哀。

电影业正在不断满足人们的娱乐需求,在这一现状下,麦基强调指出,编剧们应该认识到揭露“残忍现实”的重要性。

因此,在《绝命毒师》电视连续剧(2008-2013年)中,编剧集中讲述了一系列残忍的犯罪故事,揭露了人性的复杂,因此,《绝命毒师》在编剧的视角下开启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麦基称,在过去15至20年里,美国创作了一系列诸如此类的电视连续剧,时长50至100小时,而《绝命毒师》则有26条故事线推动着整个情节的发展。

“两个钟头的电影讲述的故事情节有限,因此,未来主流艺术形式将发展为电视连续剧,”他说。

“《绝命毒师》中的人物性格都极为复杂,他们有着善恶双重人格。因此,当你在看这个电视剧时,你会发现其实你自己也很复杂。由此可见,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小“沃尔特•怀特”(《绝命毒师》的主人翁)。”

麦基称,编剧若是编写出上述剧本,不仅需要有揭露现实的本领,更需要拥有讲故事的才华。然而,麦基却未曾把这一点写进《故事》,因此,在不久的将来,他打算写一个升级版本,详细阐述更多有关长篇电视剧本的编写原则。

随着科技发展,编剧们会在作品中使用一些夺人眼球的视觉效果,但麦基反对在电影和电视剧中过度使用这些高科技。

“这是有关形式与内容的问题,但两者应该相互协调,”他说。

“特效尽管需要花费高额制片成本,但它并不是造成作品品质低下的理由。”

“人性,生活,对白,它们从未改变。我从事编剧教学仅有几十年之久,但我的教学内容却有上千年的历史。故事一直都在,这一点将永远不变。”

 

(编译:杜馨乐 编辑:齐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