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之死,越狱章鱼和雾霾黑客

来源:中国日报
2016-05-17 10:46:14
分享

我和珍妮·古道尔(Jane Goodall)近来在北京见面时谈论起一桩谋杀谜案。

罪魁祸首是一只章鱼。

多亏了它,我反而更能信赖人性了。

摄像头拍到这只章鱼逃出水箱,爬至隔壁鱼缸,风卷残云般吞掉了一只鱼,随后它“亲自”盖上盖子,从犯罪现场重回自己的巢穴。

没有中枢神经系统的动物也能聪明到极其危险的程度,毫不夸张。

这是我第三次与珍妮交流。她是个具有感召力的环境学家、灵长类动物学家和联合国和平大使,然而她并不是最打动我的人。

那些被她鼓舞的孩子、成人们才最让我动容。

他们将竭尽所能弥补人们所犯下过错,有勇有谋的孩子们也会用实际行动来修复破损的环境。

如果没有他们,世界将失去保护环境的领路人。

向古道尔展示各自环境科学项目的学生们仿佛一支向生态退化及其成因(贫穷和贪欲)宣战的英姿勃发的军队。

我真希望他们就是。

在北京发布红色雾霾警报的第四天,我比任何时候都更清醒地认识到教育下一代保护生态系统的重要性,为了我们,也是为了他们自己。

但是,这绝不能只停留在纸上谈兵。

多年以前,古道尔说:“人们问我‘珍妮,你怎么还能对未来抱有希望呢?’我答道,我的答案就在台上。”

是孩子们给了她希望。

“虽然目前改善环境步履维艰,但我想问你们:我们能消除北京的空气污染吗?我们能做到吗?”

台下喊道:“能!”

我相信他们是对的。

连日的“空气末日”让我沉思,这究竟是人们的活法还是死法?

我们该战还是逃?

许多朋友指责我不该带我的两个孩子在他们的出生地——北京生活。

但我们不能选择逃避,未解决的问题会还纠缠着你,我希望我的孩子能懂得这个道理。

接下来我们谈谈中国的“雾霾黑客”。

他们就是潜心研究环境科学项目那些孩子的成人版。

一位女士成立了间工作坊专门教授人们制作一种奇特的风筝,这种风筝上装有检测空气污染程度的传感器和记录数据的存储卡。

更神奇的是一种机械“蜘蛛”,它能爬上高楼,敲敲住户的窗户,告诉他们雾霾来了。

实用的DIY发明甚至还包括捆上风扇的过滤器。

雾霾黑客不仅惦记着改善空气质量,还在脚踏实地坚持创新。

他们是扫尽雾霾的白衣骑士, 想象力和积极性就是他们闪闪发亮的铠甲。

古道尔发表演讲很久后,有一只新西兰章鱼因“越狱”成功一夜成名。它名叫英琪(Inky),上个月爬出水缸,滑入排水管道,直接逃回海洋,消失得无影无踪。

真是软体动物的骄傲啊!

当然,这也给人类带来了希望,毕竟我们拥有动物界中最发达的大脑。

既然英琪能逃回太平洋,我们也能消灭雾霾。

古道尔告诉孩子们:“每一天,我们每个人都在改变着世界。”

她说得对。

未来,我们需要年轻一代解决环境问题。

但现在,他们需要我们的努力。

 

关于作者:

埃里克·里尔森(Erick Nilsson),中国日报记者。

(编译:郑婷婷 编辑:齐磊)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