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劳伦斯·库恩:谁支持中国的“崩溃”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CD到106580009009,即可免费订阅30天中国日报双语手机报。

劳伦斯·库恩:谁支持中国的“崩溃”
 2015年12月8日,安徽省淮北市的工人们制作将要出口至欧盟的衣服

“中国正要接管世界,”一位美国蓝领工人漫不经心又无奈地说道。

“我对中国有一些了解,”我回答道,“而且中国有些问题很严峻。” “那很好,”他又说。“那不好,”我回答。“你想花高价买劣质产品吗?”

我描述了美国人民的福祉如何与中国息息相关。要不我们一荣俱荣,共同提高生活质量,要不我们一损俱损。我不能说我已经改变了我的信仰,但是我认为我要打破陈旧的观念。

近来我在沉思关于“中国崩溃”的一系列猜测以及为何这一周期性,但早已被证明是错误的言论有其可信性时,我回想起了以上的对话。。

我从三个部分解读了“中国崩溃”论:争论是什么?谁是支持者??为什么这一言论会产生共鸣?我解释了为什么这一理论要么是被误读了,要么证据不足,而且至多(至少?)是分类错误,围绕着一个过分简单的、煽动性标题逐步发展。

“中国崩溃”论指的是,中国的经济正面临一系列严重的负面因素:经济增长放缓,市场剧烈波动,社会不平衡,工业产能过剩,过度负债,薪资上涨,竞争力降低,房地产库存压力大,基础设施建设收益甚微,大规模污染,国企改不充分等等诸多问题。

这些问题都是真实存在的。所有问题都是在一段短促的时间内实现前所未有的经济发展的自然结果。但是随后会发生什么呢?每个问题都在被解决,当然还不够完美,但是都是以一种协调的方式进行的。中国关注创新、创业、科学技术、中国制造2025、户籍改革以帮助农民工等等,这些都是中国的“十三五”规划(2016—2020)的内容。股市波动时实行的严格的熔断机制不仅没有减弱人们的焦虑,反而加剧了恐慌情绪,诸如此类的错误很快得到了改正。

“崩溃”意味着什么?在2015年中期,中国的股市可以说是“崩溃了”,但是很快又恢复了稳定(希望能从中吸取教训),之后很明显,股市又继续运转了。经济发展自有其周期,在繁荣与衰落中不断循环,既有顶峰也有低谷。所以大致说来,那些预言“崩溃”的人在某些时候是正确的(就像一个停止转动的钟表在一天中也会有两次准的时候)。

中国放缓的GDP增长的谬误在于使用同比增长百分率来作为基准。如果中国今年GDP增长率为6.5%,以差不多11万亿美元为基础,绝对增长(大约是7000亿美元)大致是十年前(2006年,那时的经济增长率为12.7%)的两倍。而且,因为目前中国的人口仅小幅增长,人均GDP增量比那些所谓的高增长年份要大得多。然而,中国的增长欠缺效益的问题也是实实在在的,这导致了工业、房地产业和基础设施建设产业的产能过剩。中国的故事不简单。

谁支持“中国崩溃”?一些经济学家对中国的短期前景持悲观态度,但是没有人会使用“崩溃”一词。相反,他们的一些评论被那些在中国的“崩溃”中有既得利益的人有选择地接受。这些人包括危言耸听的末世论的书籍作家、从心底里反对中国的治理体制的政治分析家、寻求短期利润的金融空头等此类人。

“中国崩溃”论的倡导者通常也是“中国威胁”论的倡导者,对此我觉得很有趣。中国怎么能一边“威胁”(需要力量),一边“崩溃”(削弱力量),这实在是个谜。虽然这听上去自相矛盾,但是威胁-崩溃关系揭示了一个普遍的联系,因为“威胁”和“崩溃”都是源自对中国根深蒂固的偏见。即便“中国威胁”论的倡导者依然是少数,这一观点已不断引起公众注意。为什么呢?

在公众眼中,两个因素导致了“中国威胁”论。第一,并不是中国经济变得愈加脆弱,而是全球市场愈加依赖中国经济增长。中国依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还不能承担起全世界的重担。第二,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引起了自然的强烈抵制(如那位美国工人的例子)。

外国人总是从两个相反的角度夸大中国情况。“当中国被叫做‘东亚病夫’的时候,我们并不‘懦弱’,”一位中国部长对我说道; “而现在外国人认为中国太强大了,我们也没有那么强大。”其中的相关性一目了然。即便中国的经济有其自身的矛盾之处,如产能过剩,依然难以应对像全球经济放缓这样的外部冲击,虽然中国经济减缓,但也不会“崩溃”。

从政治层面来说,没有像崩溃言论倡导者所说的广泛的、焦灼的紧张关系。中国大部分人都想要社会稳定(中国的口号),因为这对提升生活质量是必需的。中国政府对不稳定因素异常敏感,甚至对骚乱的早期征兆都能做出迅速反应。这导致在新闻和社交媒体领域更加严格的管控,但是几乎所有人都愿意为此折衷。

中国经济会按周期运行,但是不会崩溃。如果这样说会令一些“错误的先知”失望,那我很抱歉。但是,假设人人为己,除了一小部分人为一己私欲而中伤中国,我们都不应该支持中国的崩溃。中国成功,才是世界成功。

 

关于作者:

罗伯特·劳伦斯·库恩(Robert Lawrence Kuhn)是位公共知识分子,政经评论员以及国际企业战略师。他是中央电视台英语频道“同库恩一同走近中国”(Closer To China with R.L. Kuhn)栏目的主持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日报网无关。

 

(编译:颜世玉 编辑:齐磊)

 

 

分享到6.79K
编辑: 王旭泉标签: 中国 崩溃论
众怒 入侵
“国家账本”三大热词抢眼 美国拟对中国钢材征收265.79%关税
还记得他们的奥斯卡首秀吗? 那时的小李很青涩凯特还不胖布兰切特始终那么美 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调侃莱昂纳多:“奥斯卡陪跑少年”小李的故事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24小时新闻排行

24小时热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