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欧洲难民危机的祸根是“颜色革命”

中国网沈孝泉 2015-10-10 18:41:24

移动用户编辑短信CD到106580009009,即可免费订阅30天中国日报双语手机报。

今年年初以来,欧洲遭遇了空前规模难民潮的强烈冲击,这场难民危机成为继债务危机和乌克兰危机之后,欧洲所遭受的第三次重创。应当看到,欧洲当前遭遇的难民危机,与叙利亚和利比亚有直接的关连,没有这两个国家的动乱和战火,难民潮就不会出现今天这种失控的局面。而这两个国家都是遭受发生在西亚北非地区所谓的“阿拉伯之春”的冲击最严重的国家。从一定意义上说,欧洲难民危机的祸根正是这场被西方竭力鼓动和支持的“颜色革命”。

目前涌向欧洲的难民中由相当数量来自叙利亚,因为这个国家遭遇战乱至今有四年半之久。一个人口2300多万的国家,却有将近800万人背井离乡,400多万人逃亡国外。滚滚而来的难民潮已经使叙利亚邻国黎巴嫩、约旦和土耳其不堪重负,达到饱和状态。于是,叙利亚难民转道涌向欧洲。据统计,今年年初以来偷渡到欧洲的叙利亚难民有8.5万,申请到欧洲避难的叙利亚人达到27万。

难民涌向欧洲的一个主要路径是地中海。据国际移民组织8月份的统计数字,2014年共有21.9万人通过地中海偷渡到欧洲,而今年前7个月已有35.1万人穿越地中海,比去年全年的数量还多60%。从地中海偷渡欧洲的主要离岸地是利比亚,利比亚成为蛇头走私团伙的聚集地。这些依靠组织偷渡谋取暴利的团伙在这里能够无法无天,显然是利比亚长期以来处于“无政府状态”的结果。

叙利亚是主要的难民来源地,利比亚是难民偷渡的便利通道,于是,这两个国家便成为当前欧洲难民危机的直接关连者。当然,这两个国家本来是不应充当这样并不光彩的角色的。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两个国家陷入长期动乱的呢?起因就是持续至今已有5年之久的所谓“阿拉伯之春”。

自2010年年底起,西亚北非一些国家相继发生了以推翻现政权为目标的社会和政治运动,西方政界和舆论界认为这是阿拉伯世界的一次“革命浪潮”,谓之“阿拉伯之春”。西方国家借机以“反对独裁”和推动“民主化”的名义积极介入这些国家政局,甚至不惜采用军事手段。这是西方推行和鼓动“颜色革命”的一贯做法。事实表明,“颜色革命”最终的结果不是“民主化”的实现,而是引发了这些国家的政局失控和长期战乱,利比亚和叙利亚是典型案例。

利比亚在2011年2月开始爆发反政府抗议活动,反对派控制了该国第二大城市班加西。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宣称要开枪屠杀示威者。3月下旬,法英两国以制止卡扎菲武装镇压反对派的名义率先向利比亚政府军发动空中打击行动,以北约名义发动的轰炸行动持续了半年之久,在西方强大的军事支持下,利比亚反政府武装节节取胜,先是占领了首都的黎波里,随后攻入卡扎菲老家苏尔特。10月20日,卡扎菲被反政府军捕获,并被击毙,卡扎菲政权彻底垮台。

叙利亚的政治动荡也始于2011年初,15名少年因学校墙壁上画反政府的涂鸦被抓,引发了学生家长的示威游行,政府作出强硬反应,逮捕了一些反政府人士。随后,冲突升级,反政府示威活动逐渐演变成了政府军与反对派之间的武装冲突。时至今日,叙利亚战乱持进入第5个年头,战场上始终处于僵持局面。反政府武装力量从无到有不断壮大,这主要得益于外部势力、特别是西方国家提供的武器装备、情报提供和人员培训。如今反对派武装已经控制了叙利亚的半壁江山。

利比亚和叙利亚的局势变化都是从爆发反政府的群众示威活动开始,逐步走向反对派同现政权的尖锐对立,最终酿成武装冲突。从民众抗议示威活动发动之初,西方便始终插手其中。由于执政当局采取强硬措施维护国家和政权稳定,反对派成功的机会渺茫。于是,西方竭力扶植和壮大反对派力量,甚至不惜向反政府力量提供武器装备,来推翻现政权。利比亚内乱之初,反对派没有一兵一卒,武装人员拿到西方提供的武器甚至都不会使用。当卡扎菲政府军大举进攻班加西、反对派即将遭遇灭顶之灾的紧迫时刻,法英等国紧急出动战机对卡扎菲军队狂轰滥炸,才制止了政府军进攻势头。此后,西方国家又通过多种途径向反对派武装提供军火,派遣教官对反对派武装分子进行作战培训,甚至派遣军事情报人员进行现场指挥和调动。可以说,卡扎菲不是败在反对派手里,而是被北约的联合军事行动所击垮。

利比亚战争把这个国家种族、部落和宗教派系之间一直潜伏着的矛盾和冲突撩拨起来,国家陷入政治混乱之中。混乱的利比亚滋生出极端宗教势力,“基地”组织等恐怖分子也乘虚而入,这对周边地区也构成了安全威胁,一些国际恐怖组织分子穿越利比亚南部边界,渗透到整个萨赫勒地区。

在叙利亚,“颜色革命”引发的长期战乱则导致“伊斯兰国”组织的崛起和猖獗。“伊斯兰国”在外部资助和支持下,利用叙利亚和伊拉克交界处的广大“政治真空地带”迅速发展壮大,终于在去年年初脱颖而出。“伊斯兰国”武装的迅猛崛起令西方国家震惊,美国虽然发起组建了打击“伊斯兰国”的国际反恐联盟,但是空中打击并未能遏制住其发展势头,反而眼看着它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不断扩大地盘,其活动范围甚至扩大到利比亚等北非和中部非洲地区。“伊斯兰国”还对西方采取了报复行动,欧洲国家则首当其冲,今年年初巴黎的连环恐怖案就是一例,它还扬言把叙利亚的难民潮作为一枚炸弹给欧洲制造更大的动荡。

欧洲当前的难民危机绝非偶然,而欧洲自身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西方国家在阿拉伯世界大力鼓动和支持“颜色革命”,到头来也尝到了“颜色革命”给自己带来的苦果。(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沈孝泉)

分享到6.79K
编辑: 吴桂霞标签: 颜色革命 难民 利比亚 反对派 卡扎菲
众怒 入侵
10月A股“开门红”:上涨能否持续? 图说|世界两大经济体之中美资本市场
谢耳朵将在莱纳德婚礼上搅局 盘点美剧婚礼上的麻烦事 美剧偏爱中国元素 中国人形象这些年变化几何?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24小时新闻排行

24小时热评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