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名外国人看中国】澳大利亚科学家:要想实现发展,中国有妙方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7-09-21 17:12:46
分享

虽然澳大利亚教授杰弗里•赖默斯到中国只有三年,但是他已经对上海科学界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在他的领导下,上海大学量子与分子结构国际中心已经在《自然》等国际知名期刊上发表了多篇论文,这帮助提升了上海大学的国际知名度。他还帮助上海大学与他任教的悉尼科技大学加强合作。

以下是上海大学量子与分子结构国际中心主任杰弗里•赖默斯接受《中国日报》记者专访的文字实录。

你觉得近几年中国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我曾读过一篇报告说,中国在过去十年里让9500万人脱贫,我觉得这最能反应中国40年来的巨大成就。能亲眼见证这种成就,并能以微不足道的方式参与其中,对我而言非常有意义。

我觉得中国是一个特别友好的国家。三、四年前,我和家人在上海乘坐公交,周围的人都会与我们聊天。但今天这种现象极少见了,因为大家都粘在了手机上,这多少让我有点担忧。人们在社会中走向孤立,更多关注于他们自身或者自己的玩具。

交通也变得越来越好了。我们刚到上海时,道路状况很糟。有一次,一个学生来看我,他在过马路时都快要哭了。不过,随着上海市政府的努力,这种状况在逐渐改善。同样地,几乎是一夜之间汽车就被禁止鸣喇叭,这让我的生活增加了很多乐趣。

如果用三个字描述中国,你的选择是什么?

团结、一致且充满希望的愿景。人们的收入虽有差别,但是不论你跟谁交谈,他们都希望能把中国发展得更好,而且把这个作为自己份内的事。大家齐心协力,有着共同的愿景,这是中国一个巨大的优势。

中国今天面对的最大挑战是什么?你觉得如何克服这个困难?

人们太关注自我和追求财富了,而没兴趣考虑社区或者国家。这是西方社会的巨大问题,但我觉得这个问题在中国也变得更加普遍。

就科学领域的挑战而言,环境破坏和如何可持续发展是面临的核心问题。重要的是找到更好的、更清洁的方式利用化学反应生产电能。这些是全球性都面临的问题,也影响到中国,不过中国担负起了责任去解决这些重要问题。

要想在科学应用领域取得真正的发展,我们需要继续资助赖以发展的核心科学。如果停止资助以及只是去关注应用,那简直就是科学技术的末日。

你曾经见过习近平主席,你对他的印象是什么?

那次见面非常好。习主席博学多才。他对我们一些外籍专家提出的建议和看法非常有兴趣,还指示相关部门去认真研究。他让你觉得受到了尊重。我们这些与会的科学家觉得自己是在为中国做贡献,同时也是在为世界做贡献。习近平主席给我的印象就是,他在乎自己的人民、国家和世界。

你怎么看中国今天在国际社会的角色?

中国需要成为一个世界领导者,并鼓舞和激励其它的国家。特别是在增进友谊与合作方面,中国要反对恃强凌弱、鼓励成为朋友。

你相信中国的一些经验或做法可以用来解决迫切的全球问题吗?

 

世界上很多国家现在还停留在中国40年前的样子,肯定能够从中国学到有益的经验。

中国需要教这些国家的人们如何管理一些问题,比如确保良好的政府、防止腐败、集中力量实现可持续发展以及目标明确。中国的五年计划做到了有的放矢和重点明确,其它的发展中国家也需要这样的计划来实现长期发展。中国应该教其它国家如何做这些。

在中国,最令你印象深刻的经历是什么?

中国人民的友好热情。我们几周前从悉尼回来时,坐了一辆出租车,司机师傅跟我们聊了一个半小时。我这种经历至少一周一次。出租车司机总是很高兴谈论各种不同话题。

我的家庭对我在中国的生活至关重要。我女儿在只有四岁的时候就来到了中国。她现在能够讲流利的汉语,甚至带着一点北京腔。

在最近少先队入队佩戴红领巾仪式上,她代表全体学生上台发言,并对党宣誓。这也说明了我们在中国受到了欢迎。

(编译:凌晨)

 

 

分享